新闻公告

联系我们详细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南路22号,中南大学铁道校区内
电话:15575906269
邮箱:hq.jing@csu.edu.cn
联系人:敬老师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2021-02-21 11:44:21 89 打印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李白《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其二》)千年前的谪仙人李白曾在岳阳南湖流连忘返,南湖的秋夜澄澈如画,水天相接,八百里洞庭俨然一位富有的主人,湖光山色都被他拥入怀中,这位主人也毫不吝惜,慷慨地将月色借与游人,正如李白所说:“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襄阳歌》),如此美景,诗人只能先“赊”着了。美景需美酒,浩浩汤汤的洞庭又该去何处找酒家呢?那么就去白云边与仙人对饮、与湘君畅谈吧。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南湖美景)

李白描绘南湖秋夜的笔墨读来唇齿生香,让人心驰神往,当得知南湖之上还伫立着一座历史悠久的三眼桥时,“诗话桥梁”课题组的成员们已经按捺不住了,等不及丹枫飘红的秋天,我们在2021的初春就踏上了旅程。寻访三眼桥之旅受到了岳阳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李爱武,岳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马娜,岳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万岳斌,南湖新区工委书记李运帷,南湖新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雷欣,南湖新区工委委员、组织部长甘磊,南湖新区四级调研员苏冬等领导与岳阳市级专家的热切关心。2月19日,中南大学考察组由土木工程学院院长何旭辉教授与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党委书记罗军飞研究员带队,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杨雨教授等师生十人参加,在岳阳市委宣传部、文化旅游招商局、文联、文物管理所、景区中心、南湖街道办事处、渔业公司等部门的引导与陪同下,三眼桥考察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岳阳市领导与考察组领导合照)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岳阳市领导与考察组领导合照)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赴现场考察全体成员合照)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考察组成员合照)

三眼桥,初名通和桥,又名堤头渡桥、万年桥、万由桥,因桥为三拱联缀砌筑,故俗称三眼桥。全桥基本呈南北走向,由花岗岩砌筑,正桥全长48.6米,宽8.84米,通高约13米;三孔均为半圆形,中孔净跨度8.0米,两边孔净跨度均为7.06米;两桥墩厚度均为3.1米。桥面用麻石板铺垫,两侧设置了封闭式石护栏,石护栏枋间采用银锭铁榫卯连接,桥两头各有石狮一对,栩栩如生。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三眼桥)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三眼桥桥头石狮)

三眼桥的建桥历史可追溯到宋代,“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想必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大家并不陌生,而这位谪守巴陵郡的岳州知州滕子京不仅重修了岳阳楼,还集资修筑了一座桥。那是滕子京刚到岳州知府任上之时,东乡百姓往返郡城需渡经南湖,南湖浩渺深远,时有溺水事故发生,滕子京当即树碑劝民绕道陆行,可陆路遥远,还是有人冒险渡水,不久,一心为民的滕知州便筹集资金动工修筑了通和桥。清光绪《巴陵县志》转载了明代严首升《万由桥碑记》:“桥名‘通和’,自庆历滕太守始。”

可惜通和桥在明代被洪水冲毁,因为此处是出入府城的交通要道,嘉靖年间岳州知府萧晚又组织重修,并得到退休回乡的户部尚书方钝的大力资助。据说方尚书为修三眼桥不仅出钱,而且亲自督修,认真修改设计方案,尽力帮桥工改善生活,因此有《方尚书苦修三眼桥》的传说口耳相传。方尚书死后就葬在桥侧的螺蛳山,足见他对此桥感情深厚。后人撰联曰:“日有千人拱手(渔民双手划桨似打拱作揖);夜伴万盏明灯”,以表示对方尚书的敬仰。

清代三眼桥曾有四次修葺,最后一次在同治十二年(1873年),是岳阳君山区人钟谦钧独资重修。钟谦钧字秉之,一字云卿,清末曾任两粤转运使等职,捐资“二万八千有奇”,几乎倾注全部家产与积蓄,重修三眼桥。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三眼桥)

岳阳市级专家十分热情且专业地给我们介绍了三眼桥,这让三眼桥更加立体地展现在我们眼前。岳阳市文化旅游广电局文物科科长欧继凡提及了三眼桥近现代屡次重建的历程以及保护现状,文博副研究员、地方文史专家陈湘源着重介绍了三眼桥的历史以及岳州知州滕子京的卓越政绩,湖南理工学院中文系副教授、诗词专家黄去非则对历代名人吟咏南湖的诗词烂熟于心,并向我们介绍了像李白这样的文人墨客在南湖留下的诗词足迹,这些文人不仅留下了渲染美景的诗篇,更留下了他们对民生福祉的关心。

三眼桥所承载的不仅仅有交通功能,更是政教功能与审美功能的凝练。三眼桥于宋代修建,谪居巴陵的滕子京并未自怨自艾,悲叹于自己的命运,而是忧民之所忧,喜民之所喜,修楼筑桥、清正廉明、勤政为民,这也似乎是宋代知识分子的政治自觉。无独有偶,几近花甲之年苏东坡被贬谪到千里之外的广东惠州却也是一心想着为民谋事。苏轼到惠州后,发现在东江和西枝江的会合处,原有的一座小桥已经损毁严重,不能渡河,老百姓只能用小船来摆渡,时常发生溺亡事件。于是苏轼写信给他的表兄,也就是此时正担任广南东路提点刑狱公事的程正辅,请他支持造桥的事情,并且还多次去信向程正辅出谋划策,包括如何既节约费用又保证桥梁质量;采取什么样的政策避免管事的官吏从工程中谋取私利,杜绝“豆腐渣工程”等等。当然,苏轼这样做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因为他仍然处于朝廷政敌严密的监视之下,如果被当朝者知道他竟敢擅自“干涉”地方政事,那么对他的迫害一定会变本加厉。这一点苏轼非常清楚,因此他的每一封书信都会再三嘱咐官员和朋友们一定要严守秘密。就这样,在他的极力促成下,绍圣三年(1096)六月,东新桥和西新桥两座桥梁落成,解决了惠州交通的老大难问题,当地“父老喜云集”(苏轼《西新桥》),“喜笑争攀跻”(苏轼《东新桥》),老百姓的喜悦溢于言表。而苏轼正是这一喜事幕后的实际策划者和组织者。坚固美观的东新桥和西新桥建成,是短短两年多时间内苏轼为惠州做的最能造福当地人民、最有口碑的一件事情。这些桥与它们的修筑者一起流芳百世,桥两头连接的是官员的爱民热心与百姓的感恩之心,如今它们也为岳阳南湖、惠州西湖增添了姿色,不失为一处美景、一段佳话。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三眼桥)

循着滕知州的政绩,来到岳阳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102字长联: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具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渚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长联的作者窦垿生于晚清末世,风雨飘扬的王朝让他报国无门、力不从心,但心忧天下的他在岳阳楼找到了知己。“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这座天下名楼留下了许多迁客骚人的足迹,杜甫曾吟咏:“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登岳阳楼》)范仲淹曾感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岳阳楼记》)滕子京勤政爱民,重修岳阳楼。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曾在这度化梅精、柳精双双成仙。诗、儒、吏、仙的故事让岳阳楼更添了厚重的民生情怀和一丝浪漫色彩。“朝晖夕阴,气象万千”的自然美景和岳阳楼承载的忧乐情怀相互烘托,成就了岳阳洞庭湖、南湖这一方人杰地灵之处。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岳阳楼长联)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洞庭湖日落)

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杨雨老师也在登临岳阳楼时有着与异代知音重逢之感,三眼桥、岳阳楼、洞庭湖本身就承载着深厚的人文情怀,所以,不论是贬谪于此还是生长于此的人,他们或多或少会被这份情怀所感动。外界的富贵名利,个人的荣辱得失,都不是他们看中的,无论他们个人的人生道路是进还是退,是升还是贬,他们的心里面始终怀着的是国家和人民。如果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如果不在其位,也要一如既往的关心国家民族的前途和未来,“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也正是“范希文两字关情”的“两字”——“忧”与“乐”。

滕子京从为官从政的具体治理上让岳阳百姓的民生得到了改善,而范仲淹则是从价值观上提炼出家国情怀对于知识分子的重要意义,经世致用、忧国爱民的湖湘精神也由此体现,经世致用是事功,忧国爱民是信念,正是两者的完美结合支撑着我们湖湘儿女继往开来。杨教授说,官员对人民福祉的关心与牵挂是一脉相承的,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岳阳如今政通人和的局面与岳阳官员忧国爱民的情怀也是密不可分的。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考察组去往洞庭湖畔)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考察组在洞庭湖边流连)

作为“诗话桥梁”课题组负责人之一的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党委书记罗军飞研究员是岳阳市汨罗人,踏上故乡的土地让他倍感亲切,现实的乡愁与文化的乡愁一齐涌上心头,他注视桥的眼神都是温柔的,仿佛是与一位老友再会,诉说着阔别多年的心事。余光中说:“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乡愁》),罗教授说:“乡愁是这湾蓝蓝的湖水,我在这头,三眼桥在那头。”

“诗话桥梁”课题组另一位负责人中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何旭辉教授在三眼桥头久久伫立,他对岳阳也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他曾在2000-2001年参与了洞庭湖大桥的科研工作,跟随导师陈政清院士开展洞庭湖大桥斜拉索风雨振现场监测和控制研究。还记得当年和师兄一起奔赴洞庭湖大桥拍摄拉索风雨振情况,拉索振动导致桥面也晃动,所有车辆都不敢上桥,只好加钱租了一台勇敢的出租车上桥拍摄,功夫不负有心人,很有幸记录了中国首个斜拉桥拉索风雨振现场视频,引起国内外的关注和报道。在几个月的现场试验期间,为了安装斜拉索上的加速度传感器,没有专用设备,他只好用一辆伸臂吊车将自己吊上20米左右高空作业,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位硕士研究生,这样严谨刻苦的治学态度让人肃然起敬。当听者都在为当年的何院长捏一把冷汗的时候,他笑称洞庭湖大桥是他“战斗”过的地方。继洞庭湖大桥后,宽阔的湖面上又建成了多座非常有影响的特大跨度斜拉桥和悬索桥。他说,不论是新桥还是古桥,修桥的初衷都是一脉相承的——造福民生。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2001年何旭辉教授在洞庭湖大桥)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2001年实验场景)

(何旭辉教授拍摄的风雨振现场视频)

诗话桥丨黄瑾迟:民生忧乐总关情——岳阳三眼桥考察纪实

(洞庭湖上新建的几座特大桥)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李白《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其一》)三眼桥前生坎坷,却铭记着以民为本的先贤的厚德,如今的三眼桥仍然伫立在南湖上,默默守护着岳阳子民。先贤已经离我们而去,但那份心忧天下、关心民生的情怀却在一代代传承,引领着现代社会的建设者治学为民、从政为民。

以上内容来源于星辰在线《诗画桥梁》专题

原链接:https://news.changsha.cn/xctt/html/110187/20210220/10173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