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桥梁

联系我们详细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南路22号,中南大学铁道校区内
电话:15575906269
邮箱:hq.jing@csu.edu.cn
联系人:敬老师

诗话桥丨黄瑾迟:乐仙桥记

2020-08-10 17:44:15 355 打印

  疏雨幽亭骚人有曲惊司马;

  亭环景岫旅客无心道沛公。

  乐仙桥与仙乐亭相连,亭内的这幅对联首先吸引了我的目光。

  在江华,许多古桥的桥头都设有这样的亭子,这不禁让我觉得好奇,询问同行的桥梁专家,他们解释说或为行人提供歇脚之处。庾信在《哀江南赋》中道:“十里五里,长亭短亭。”古时城外十里设置一长亭,五里设置一短亭,以供来往旅客休息。由于人们常常在近城的亭子饯别友人,后来“亭”在文学史中也就渐渐演变为带有送别之义的意象。李白在《菩萨蛮》中也用“亭”来表现路途之遥远,归家之心切:“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孤身漂泊在外的诗人面对长路漫漫,只能自问自答,而内心的乡愁也在这一问一答中达到了顶峰。在近代李叔同的《送别》开头,“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们也能在景物的渲染中深深体会到亭中人的情深意重。

诗话桥丨黄瑾迟:乐仙桥记

  (乐仙桥与仙乐亭)

  对联的创作年代与创作者已经无法得知,但从内容看来,这里似乎有过一场文人雅士的集会。上联“疏雨幽亭骚人有曲惊司马”,此处的“司马”笔者理解为白居易。唐元和十年(公元815年),藩镇势力日渐强大,恰巧宰相武元衡受到藩镇所派刺客暗杀,白居易上表主张严惩真凶,被政敌参奏“越职言事”一罪,加之白居易平日常作讽谏诗来品评时政,早已受到许多权贵的不满,于是在此次事件之中,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白居易被贬江州两年后,一次在浔阳江头送别好友,偶遇了一位年老色衰、被人抛弃的琵琶女,两人相似的遭遇让白居易不禁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概,在琵琶女凄美动人的弹奏之后,白居易早已是泪湿衣衫。

诗话桥丨黄瑾迟:乐仙桥记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白居易《琵琶行》)

  我用一种浪漫情怀斗胆地揣测,仙乐亭中也发生过这样的邂逅。地位悬殊、身份迥异的两个人因为相似的遭遇和动人心弦的作品而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亭外的雨淅淅沥沥,亭中人的琴曲比春雨更润物无声。

  下联“亭环景岫旅客无心道沛公”清晰地告诉了我们亭子的歇脚功能。“沛公”为西汉开国皇帝刘邦,刘邦曾做过沛县泗水亭的亭长(亭长是管十里以内的小官),因此叫“沛公”。这样看来,此亭似乎也是行程区划的一个单位。

诗话桥丨黄瑾迟:乐仙桥记

  (仙乐亭正面)

  关于乐仙桥桥名的由来,现已没有记载。在我国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先生的《桥名谈往》一文中对我国桥名的由来做出了归纳与总结,其中有一类便是“神话”:“把神仙和桥梁联系起来”。茅以升先生还在文中列举了许多桥名实例,如“鹊桥”、江西安福的“集仙桥”、江苏句容的“白鹤桥”等,乐仙桥大概也可以归为这一类。

诗话桥丨黄瑾迟:乐仙桥记

  (乐仙桥正面)

  可能乐仙桥上发生过一些与神仙有关的有趣传说,只是我们没能将故事流传下来。乐仙桥这一桥名实际上也被寄予了古代人民一种敬畏天地的朴实观念,生产力水平的局限使他们无法对世界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于是他们敬畏上天、伏拜神仙,希望可以风调雨顺、四季平安。将桥名命为“乐仙”大概也是取意吉祥,希望能够得到他们心中信仰之神的保护与庇佑。

诗话桥丨黄瑾迟:乐仙桥记

  (中南大学古桥研究中心江华考察队,在乐仙桥上进行测量等工作。以上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作者:黄瑾迟,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